你當前的位置:首頁>非公動態>專家觀點

周力:做好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

發布日期:2020-08-14            信息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打印】       分享到: 


  當前,世界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困難,幾乎所有國家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困擾,全球經濟備受沖擊,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在原有基礎上顯著增多。

  我們在習近平總書記領導下,舉國上下艱苦努力,付出巨大犧牲,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但防范境外疫情輸入的壓力日漸加大,復工復產和經濟社會發展面臨新的困難和挑戰。

  黨中央要求我們的各級領導干部“都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這里的思想準備,指的是要特別重視當今世界已經發生和今后可能發生的各種變化,透過現象看本質,并從戰略的高度思考如何進行事先的積極預防和事中、事后的有效應對。工作準備,則指的是要針對眼下和中長期各方面局勢的發展變化,組織力量,認真研究,逐一拿出管用、可操作的對策,做好打主動仗的預案。

  目前看,我們至少要做好以下幾個大的方面的準備。

  一、要做好中美關系惡化加劇、斗爭全面升級的準備

  疫情發生以來,美國執政當局(包括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繼續強化對我國的打壓力度,如全面限制兩國人員往來;取消對中國和香港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對華為及其子公司增加新的刑事指控;將5家中國媒體定義為“外國政府職能部門”;簽署“臺北法案”;派軍艦到臺海、南海挑釁;將新冠病毒污名化為“中國病毒”并試圖寫入安理會決議;聲言要扣押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作為賠償,對我國進行疫后“清算”;白宮發布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將所謂“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簽署成法;等等等等。

  可以肯定,還會有更多動作陸續出臺。我國必須有“脫鉤”最終難以避免的清醒認識。對美國執政當局繼續對我國實施全方位多領域遞進性的打壓,一心一意要同我國“拼到底”的心態和政策做法,我們切不可低估,更不能畏懼。

  我們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將是空前復雜、空前嚴峻的。當前尤要防范美對我國追責索賠的風險。

  二、要做好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多家國際經濟組織年初以來多次發布報告,將今年全球經濟的增長規模從-3%改為-4.9%,為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疫情席卷全球,多數國家不得不采取“斷航”“封城”“停擺”等措施,致使世界主要經濟體對各類中間產品、消費品的需求急劇下降。

  我國外貿出口企業訂單大大減少,上下游企業生產停滯,國際運輸物流堵塞。原料供不上、產品運不出的現象激增,對我國穩增長、穩就業形成巨大的壓力。

  要按照中央的部署,根據全球疫情變化,主動適應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調整,在固鏈、補鏈、強鏈等方面下功夫。要盡一切努力加快國內發展布局,下決心建設以我為中心的區域產業鏈,推動更多基礎設施項目在國內開工落地,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三、要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的準備

  目前境外疫情擴散蔓延勢頭并未得到有效遏制,國內個別地區出現疫情反復。能否有效控制疫情繼續發展,還有不少不確定因素。

  疫苗研制還在路上,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因此,我們首先必須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做法不松懈。要繼續保持全員動員,層層落實責任,有防疫物資儲備,有醫護力量支持,有謀劃和具體部署。清理整頓和重新規劃大中城市食品批發市場,杜絕可能發生的傳染源。

  其次,要切實總結經驗和教訓,下力氣著手理順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提升疫情監測預警能力,完善公共衛生應急法律法規,健全重大疫情、公共衛生應急管理和救治體系。

  四、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準備

  美國憑借美元在金融領域的國際壟斷地位,對我國下一步發展的威脅將會越來越嚴重。這里有兩方面的問題。

  一是在美聯儲一輪又一輪推出量化寬松政策甚至是無底線印鈔放水的情況下,美元資產的價值都會大大縮水。我國各類金融機構、企業及至個人,用美元開展各種國際業務或存儲業務,手持的美元資產都面臨被日益稀釋和抽干的現實危險。

  二是在美國控制著國際支付清算的主要通道,即環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前提下,美國對俄羅斯、伊朗以及同中國有能源合作的國家不斷追加經濟制裁,使它們不得不承受“長臂管轄”的卡壓,進行國際結算的路徑嚴重受阻,交易變得十分困難。

  這兩方面都表明美元可能因此而成為“扼我咽喉”的重大風險問題。

  我們必須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加快推動更大范圍和更大規模的人民幣跨境支付、人民幣清算安排,同更多國家建立本幣結算機制,并創造條件,盡最大可能,將之運用于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的運轉上。

  五、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

  國際糧食市場因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東非和中東蝗災、美國旱災等因素,主要產糧國面臨大面積歉收的窘境,預計今年全球糧食減產將達30%。

  而疫情又使糧食市場的供需兩端和流通領域受到多重沖擊。玉米、大豆、小麥等主要糧食的價格漲幅已達30%到50%。國際投機資本借機渾水摸魚,加劇糧食價格變動。

  斷糧缺糧恐慌情緒快速蔓延,多國啟動糧食庫存計劃,暫停出口或制定糧食出口配額,加強對糧食市場的管控。疫情促發糧荒,糧食危機將致更多國家陷入社會動蕩,從而加劇世界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

  中國是世界上進口大豆最多的國家,將直接受到影響。我國必須統籌抓好春耕春種,保持播種面積和產量穩定,防洪防澇防災,加大對糧食生產的政策支持和補貼力度,完善糧食儲備調控體系和應急管理機制,大力推動農業國際合作,促進全球農業與糧食供應鏈有效運轉,共同維護國際貿易和市場秩序。

  六、要做好國際恐怖勢力回潮的準備

  疫情之下,不少多邊反恐機制會議被推遲或取消,國際反恐合作進程受到一定干擾,但國際恐怖極端勢力的活動并未因疫情蔓延而有所收斂。相反,它們更積極地轉戰網絡,繼續大肆宣揚伊斯蘭極端宗教理念和大量反華言論,煽動反華仇華情緒,鼓動并策劃恐襲活動甚至發動生化襲擊。

  “伊斯蘭國”、基地組織、“東伊運”“伊扎布特”“索馬里青年黨”等等恐怖勢力都在加大活動力度。有些勢力實際是配合美國就病毒來源問題對我國搞污名化,在涉疆問題上對我攻擊抹黑。

  恐怖主義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我們要繼續堅定不移地加強國際反恐合作,尤要加強在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東盟地區論壇、“全球反恐論壇”框架內的合作,切實加強對我國機構、項目和人員的安全防范。

 ?。ㄗ髡呦抵新摬吭辈块L、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新聞鏈接:
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