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首頁>非公動態>專家觀點

林浩博:全面審視稅收與民營經濟新關系

發布日期:2020-08-14            信息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打印】       分享到: 


  稅收與現代國家相伴相生,與經濟發展須臾不分,與民生福祉息息相關。作為國家參與社會財富再分配的重要方式,稅收內嵌于商品生產、流通、分配、消費的經濟循環全過程,歷來都是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關鍵變量,也是民營企業生產經營的重要考量。黨中央、國務院審時度勢作出重大決策部署,在去年更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基礎上,因時應勢出臺七批27項減稅降費政策,大力減輕企業負擔,全力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推動民營經濟加快恢復,助力民營企業走出困境。

  在這個關鍵時點上,民營企業應該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重新審視稅收與經濟、稅務機關與市場主體、稅收治理與企業發展的關系,抓住中央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的契機,用好用足優惠政策加快企業轉型升級,依法依規繳納稅費提升稅法遵從能力,建立健全風控機制完善企業管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搶抓后疫情時期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機遇,實現民營經濟的跨越式發展。

  密切關注稅收屬性的新變化

  現代稅收制度伴隨著近代民族國家的建立和民主化、現代化進程的發展不斷走向完善和成熟,稅收從封建君主或貴族的私人財產轉變為全體國民的公共財產,成為現代政府提供公共產品最重要的財力來源。一般認為,稅收具有固定性、無償性和強制性的特征,但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們對稅收本質的認識也在逐步深化。

  首先,疫情期間,不論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還是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比蝿?,各項公共政策和行政管理措施都屬于政府提供的公共產品范疇,都仰賴稅收作為財力保障,凸顯了社會主義稅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根本屬性,讓人們切身體會到所繳納稅收的“對價”,淡化了國家憑借政治權力參與收入分配的無償性特征。

  其次,以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的數字經濟、網絡經濟等新經濟、新業態、新模式快速發展,呈現出與傳統經濟截然不同的運行邏輯和盈利模式,對以傳統經濟為基礎的稅收制度和課稅要素形成了沖擊,對稅收的固定性原則形成挑戰。特別是在當前包容審慎的政府監管理念下,科學確定稅收與新興業態的穩定連結點,避免新經濟在與傳統經濟的共同發展中形成不合理的稅負比較優勢,考驗著執政者的治理智慧和治理能力。

  第三,如果說民法典是民商事主體權利保護的百科全書,那么稅收法律則是民事主體財產權利保護的“宣言書”。隨著現代國家治理理念深入人心,人們將從更廣范圍、更深程度直接參與國家治理和社會管理,稅收法律作為治國理政的重要方式,必將更加反映全體人民的意志,更加符合人民的利益,法律法規的合意性、合理性將大大增強,納稅主體的稅法遵從度也將逐步提升,一定程度上淡化了稅收的強制性特征。

  科學把握稅收治理的新趨勢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稅務部門作為重要的經濟管理部門,是實施宏觀經濟政策和服務微觀經濟運行的重要結合點,具有連接兩頭的關鍵作用,既要充分發揮稅收中性作用,盡可能地減少對資源配置的不當干擾,又要積極發揮政策引導作用,在國內國外“雙循環”目標下實現社會總供給與總需求的平衡,緩解市場失靈現象。黨的十九大以來,稅務部門優化稅費征管職能,完善稅收治理體系,提升治理能力,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日益凸顯。具體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制度體系更加健全。黨的十八大以來,稅收立法進程全面提速,目前18個稅種中已經有9個稅種完成了立法,8月份將再次審議城市維護建設稅法和契稅法,初步形成了稅法統一、稅負公平、調節有度的稅收制度體系,為民營企業提供了更加穩定的制度環境。堅持稅收立法與稅制改革相統一、相銜接,為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拓展政策空間。實施個人所得稅改革,降低增值稅稅率,并將疫情期間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稅率由3%降至1%,穩步有序推進“完善直接稅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的稅制改革目標。

  二是營商環境更加優化?!白詈玫姆帐遣恍枰??!秉h的十八大以來,稅務部門持續深化稅收領域“放管服”改革,清理行政審批事項,優化辦稅流程,精簡報送資料,推行“最多跑一次”和“一次不用跑”,不斷拓展自助辦稅、網上辦稅范圍,大幅度提升辦稅效率,營商環境稅收指標排名逐年上升。特別是疫情期間推出“非接觸式”辦稅繳費和免費寄送發票等服務,最大限度地保障納稅人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

  三是稅收征管更加高效。大力推進稅收征管模式改革,提高征管資源配置不斷優化,征管效率不斷提升。建立健全稅收風險管理流程,推動風險任務扎口管理,強化稅收數據的采集、分析和應用,逐步形成事前提醒、事中跟進和事后管理的工作機制。提升大企業稅收管理和服務層級,突出跨區域、全鏈條、全稅種、全行業的管理與服務,幫助大企業完善稅收風險內控機制,引導納稅人自我管理、自主遵從。

  四是稅務執法更加公平。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以來,稅務部門持續優化稅收執法方式,深入推進“雙隨機一公開”,統一稅收行政處罰自由裁量權適用標準,推動形成規則更加統一、過程更加透明、執行更加公平的稅收執法環境。對正常生產經營的企業堅持無風險不檢查、無審批不進戶、無違法不停票,做到少打擾再少打擾乃至不打擾,特別是堅決避免因為不當征稅導致正常運行的企業停擺,切實維護企業的合法權益。

  妥善處理稅企關系的新策略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我國經濟動能加速轉換、產業結構深度調整、新興業態蓬勃發展,民營經濟也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民營企業應當科學把握經濟形勢,主動參與到稅收治理過程中,與稅務機關共同構建和諧互信的良性征納互動關系,共同推動民營經濟發展行穩致遠。

  一是既充分享受政策紅利也依法依規繳納稅費。經濟決定稅收,減稅降費是國家對社會資源的讓渡,旨在將更多的生產要素交由市場主體支配,最大程度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民營企業要充分利用當前大規模減稅降費的契機,全面梳理涉稅事項,應享盡享稅費政策紅利,將減稅獲得的資金投入國家鼓勵、支持的重點產業的生產、研發,不斷積累技術和規模優勢。要認識到減稅降費與依法納稅的辯證關系,看清楚“簡稅制、寬稅基、低稅率、嚴征管”的稅收治理現代化趨勢,隨著企業經營效益的逐步改善,依法繳納稅費,為教育、醫療、市場秩序維護等公共產品貢獻力量,推動經濟社會良性循環,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二是既充分享受納稅服務也自覺強化風險意識。傳統經濟時代,納稅人承擔著大量納稅申報、憑證管理等協力義務,根源在于征納雙方信息不對稱。隨著國家大數據戰略的實施,傳統產業與大數據融合加快,稅收大數據也將從根本上改變現有的征管和服務模式。一方面,稅務機關通過采集、分析企業相關數據,可以實時跟蹤企業設立、發展、注銷全過程,可以掌握采購、生產、銷售全流程,根據企業所處的行業、規模、生產經營狀況為企業精準“畫像”,自動識別涉稅服務需求,大大降低民營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另一方面,傳統征管模式下,企業依靠獨占生產經營信息而獲得的“議價能力”不斷弱化,通過隱匿、虛報生產經營信息逃避監管、少繳稅款的時代已經過去。企業應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健全稅收風險內控機制,積極運用稅收遵從協議,在作出重大投資、經營決策前,加強與稅務機關溝通協調,降低或消除稅收不確定性風險。

  三是既主動依法履行義務也充分行使稅法權利。征納雙方是一種長期博弈的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加之稅收業務的復雜性和專業性,民營企業在面臨稅收執法時往往主觀上不愿意、客觀上也無能力與稅務機關就涉稅事項進行平等溝通。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隨著稅收法治進程的推進,稅收執法的透明度、公正性、公平性不斷提升,民營企業應當進一步提升權利意識,在從事經營活動特別是復雜業務時,注意收集保存相關資料,在應對稅務檢查、納稅評估、風險應對、特別納稅調整等涉稅事項時,不僅能依法行使陳述申辯、復議、訴訟等程序性權利,也能夠就“合理商業目的”等自由裁量事項作出解釋、提出證據,推動稅務機關作出有利于企業的決定。

 ?。ㄗ髡邌挝唬簢叶悇湛偩謴B門市稅務局)

  新聞鏈接:
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