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首頁>非公動態>綜合動態

美團等頭部企業能否撬動支付格局

發布日期:2020-08-14            信息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打印】       分享到: 


  BATJ、TMD等頭部企業都盯上了支付市場。在支付寶、微信支付雙巨頭格局下,第二梯隊平臺依舊想深耕自身的支付業務分得支付業務的一杯羹。前有小米支付、唯品會支付、順豐的順手付、京東支付、美團支付等拓展業務邊界,后來者滴滴支付、攜程支付正在快速鋪場景,試圖后來者居上。

  近日美團取消了支付寶的支付入口,美團官宣回應:“淘寶啥時候能用微信支付、美團月付?”就連美團創始人王興也直接表態稱:“淘寶為什么還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躍用戶數比支付寶多,手續費也比支付寶低?!睆耐跖d回復可以看出美團支付做支付的決心。

  美團等頭部企業能否乘風破浪,從業人士議論,以美團等巨頭企業能否撬動支付現有格局?

  巨頭盯上線上支付

  支付雖然已經進入存量時代,然而依舊魅力無限,尤其是有數據基因的企業更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一直以來頭部企業都在探討如何才能讓用戶綁卡,如何能夠避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高頻沖擊,欲通過改變大眾的用戶習慣,不淹沒于大眾的消費習慣中成了巨頭們聚焦的重點。

  雙巨頭下,頭部企業之所以盯上了這個市場,不只是因為企業苦于有牌照卻無處安放,而是支付背后的用戶留存。據悉,盯上支付業務的頭部企業不畏艱難,“放下身段”,甘心從頭開始拓展支付業務。無論是從信用支付入手,還是綁定銀行卡,都寄希望通過支付來改變被動獲客的局面。

  過去,支付業務作為通道業務,能夠掙錢,然而隨著監管對支付業務嚴監管后,支付業務門檻越來越高,業務拓展不再簡單。從業人士介紹,先天具有場景服務能盡快接軌,反之業務萎縮。大部分被收購的支付公司業績都有所收縮或在收購之前就已經有所收縮,完成收購后主要服務于集團內部。以滴滴為例,對于滴滴收購一九付并于近期完成更名的原因,滴滴方面表示,是基于滴滴出行生態下用戶不斷衍生的金融服務需求,例如資金周轉、資產增值、財產和健康保障等需求,需要構建基礎的支付能力,為用戶搭建起便利的賬戶體系,提供優質的金融科技服務;同時也為了夯實滴滴的金融服務基礎能力,實現金融服務與場景的融合。為更加緊密服務滴滴出行和滴滴金融各場景業務,同時與集團品牌協調,提高支付品牌的市場認知度。

  對此,滴滴方面表示,滴滴支付會保證原有業務的正常運轉,但在整體的戰略方向上需要與集團的整體戰略協同,所以在投入和服務對象上會有一定調整。滴滴支付目前已支持滴滴出行場景中的出行以及金融服務場景。同時,滴滴支付也在不斷探索服務出行生態的能力,為用戶提供金融科技服務。

  信用支付成企業布局的重點

  做自己的支付通道已經成為頭部企業的共識。由于支付寶、微信支付深入人心,借“信用分”試水成了企業的不二選擇。目前頭部平臺紛紛推出自己的信用辦法,希望借信用支付方式及巨頭所具有的場景能夠殺出一條道路。以京東為例,京東支付的爆款產品“白條”給京東支付業務創造了更好的成績。

  除了常用的螞蟻金服的花唄、借唄外,京東數科的白條、金條,蘇寧金融的任性付、任性貸,美團的美團月付等產品如雨后春筍,越來越多的頭部選擇借信用支付實現支付彎道超車。

  支付牌照雖然稀缺,如何將觸角展開是企業需要探索的話題。

  從業人士介紹,目前新拓展的支付業務中尤其是“場景+金融”才能贏得市場的青睞。例如電商平臺拼多多等公司都是先有場景,通過收購牌照來達成業務。

  無邊界拓展者美團布局支付已久,雖然“名不見經傳”,可是布局支付業務已久。美團一直打無邊界戰爭。美團此次取消支付寶支付入口的最初動機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要推動自家的月付進一步打開市場,憑借其自身用戶數量和市場規模,打造出自己的支付產品,進而向金融行業推進。

  美團今年5月正式上線了“美團月付”,支持延期和分期還款。

  根據2019年的數據,美團全年交易額超過5000億元,用戶達到4.5億,活躍商家超過600萬。如此龐大的體量和交易量,美團支付具備想象力。

  然而坐擁大量活躍用戶也不能“任性”,切斷與支付寶業務往來的美團,近日再次納入支付寶。

  在具體實操中,支付業務不僅需要與場景無縫連接的金融產品,更需要有完善的用戶信用評價體系,運營和風控能力。如果新進入場的信用支付,缺乏自營場景生態,業務上則缺乏觸角,再無風控能力,很容易陷入業務空白。

  支付格局能否撼動

  嚴監管下,金融支付業務早已告別躺贏的時代。兩大支付巨頭下,支付業務二次拓展并非易事。從業人士告訴記者,雖然巨頭搶灘支付市場,多半只是原有業務場景的延伸。雖然各大頭部平臺都進軍支付業務,然而支付行業再難推出像支付寶、微信支付一樣的行業新貴。

  原本具有支付牌照的企業也不再成為香餑餑。過去稀缺的支付牌照資源是不少上市公司的重要商譽和無形資產,然而支付公司并不能通過并購、更名完成后實現劇情反轉。相反,隨著監管的愈加嚴格,支付機構原有的盈利模式和生存方式已經很難在市場中立足。更換股東、更名都是表面調整,并沒有對支付公司的業務產生實質性影響。除非股東能夠有足夠多的場景與經濟實力進行扶持,否則這些支付公司還是會面臨生存問題。

  從數據來看,中國支付市場的格局還是相對穩定的狀態。根據易觀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機構綜合支付市場交易份額占比統計,支付寶、騰訊金融和銀聯商務分別以48.44%、33.59%和7.19%的市場份額位居前三,總計達到89.21%,第三方支付市場蛋糕已大部分被瓜分。

  然而有支付牌照也并非萬能,隨著金融監管趨嚴,支付業務罰單高企。例如新浪支付屢屢受罰也為巨頭企業發展金融業務敲了警鐘。據央行營管部行政處罰信息,新浪支付因違規開立與使用支付賬戶等九項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165.89萬元,并處返款1718.44萬元,罰沒合計1884.33萬元。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曉春認為,未來第三方支付一定是成為一個工具,或是依附于某些業務、為某些業務服務,比如獲客、黏住客戶。

  支付行業既是傳統金融通道業務,也是移動支付時代的新風口,在支付行業的多元發展期,如何黏住客戶將成為各家頭部企業經營發展的共識。

  新聞鏈接:
彩票平台